羊咩咩咩咩

预定的周叶漫本的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1768人生总是要有第一次的!!

【邱叶】【合欢】【01】

#和 @南球吹泡泡 联文玩儿,因为想玩脱所以没大纲==

#传送门:【2】 【3】 【4】 【5】 【6】

#原著向,时间大概在十赛季前一点点

#我们尽力不要太OOC

#名字是我瞎起的

#献给我的男神和小国王


-1-

凌晨一点半,嘉世选手宿舍,邱非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的空气格外粘稠湿热,而且很安静,没有空调工作的机械声。

这是邱非的习惯,睡眠定时两小时,即使是在H市最炎热的季节。大概是不想让自己沉溺在人工制造的凉爽里。

这个夜晚注定是个不一样的夜晚。
邱非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明明是和昨天一样炎热的夏夜,和昨天一样安静的嘉世宿舍,和昨天一样没有那个人。其实,两年前就没有了。
像是被不同平时的闷热所驱使,清醒过来的邱非没有继续睡觉,反而翻身起床套上一件短袖鬼使神差地走出了嘉世的大门。
深夜的街道没有什么人,并不宽敞的道路一侧种着婷婷如盖的合欢,昼开夜合的花儿,此刻自然也在沉睡。


邱非漫无目的地走着,不,也许身体知道目的在哪里。


一道惊雷撕裂了浓稠黏腻的空气,倾盆的雨就这样不期而至。
邱非被困在一个小区门口的24小时便利店里,店里有雨伞,但邱非的身上没有钱。邱非只好望着落地玻璃外幽蓝的水幕发呆。
—欢迎光临—
无机质的女声拽回了邱非散乱的注意力。

有人推开便利店的门挤进半个身子,拿着雨伞的手还在门外,正试图甩掉伞上的水珠。
握着伞柄的是一只好看的手。和那个人的手一样好看。邱非还在半眯着眼盯着那只手,就听见一个熟悉的有点沙哑又有点懒散的嗓音。
“给我拿包烟,就平时那种。”
邱非猛然将视线移到来人的脸上,一张有点虚胖的脸,带着浅浅的胡茬阴影,眼下还有淡淡的乌青。邱非的嘴唇不自觉地张开,蹦出两个字:“队长?”

 

叶修从店员手里接过烟,听到有人说话便向声音的源头望去,结果就看到了被打湿了裤脚的邱非。流畅地撕开包装抖出一只烟塞进嘴里点燃深吸一口,漂亮得不像话的手指才把嘴边的烟拿开,叶修吐出一个青色的烟圈:“邱非,你怎么在这里?”

没等邱非回答,也许答案对叶修来说也并不重要,叶修晃了晃手上的伞:“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我送你回嘉世?”

邱非也不矫情,于是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就这么挤在一把伞下走出了便利店。

暴雨已经变小了些,但还是下个不停,道路上是一地的合欢花,粉白的绒毛揉碎在泥泞里。

被雨伞隔开的空间里弥漫着青色的烟,邱非一边看着脚下的路一边用眼角去寻旁边的人,明明只隔着一层虚无缥缈的烟雾,但是却什么都看不真切。


从上林苑到嘉世并不远,到了目的地,邱非开了门也不走进去,和叶修面对面地站在门口。

寥寥的青烟从修长洁白的指尖升起,转过几个圈又全都消散在夏夜的雨幕中。叶修晃了晃夹着烟的手,准备说出口的再见却被堵在了喉咙里,面前的人用H市特有的软糯腔调叫他“队长”。
叶修几不可知地皱了一下眉。离开嘉世短短两年,面前的少年相貌基本没变,但是长高了不少,以前才勉强到自己的耳垂,现在已经几乎和自己平视了。明明一直都那么让自己省心,今天这是怎么了——这样想着,叶修扔掉手中的烟,抬手抚上了邱非漆黑柔软的发。

“还叫我队长呢?”叶修面带笑意,和平日里嘲讽的笑脸有着微妙的区别。收回轻轻放在后辈头上的手,叶修也收起了笑意,难得严肃地说:“记住,嘉世现在的队长是你。你的队长也只有你自己。我在联盟等你带嘉世回来,邱非。”

叶修顿了顿,换回之前的笑脸:“时间不早了,你快上去休息。我走啦,他们还在等哥回去抢BOSS呢。”

邱非就这样站着看叶修撑着伞消失在雨夜里,细小的水珠被风吹落在他的身上,又立刻被柔软的棉布吸收,最终浸润着冰凉的肌肤。邱非的嘴唇动了动,但是始终没说出心里在重复的那句话,已经过去那么久,现在再去问已经没有意义了。

把那句略带委屈的困惑拆分入肚,邱非转身跨进嘉世。

一道闪电照亮了挂在墙壁上的嘉世队徽和邱非显得有些单薄却又挺得笔直的背影,火红的枫叶和象征三冠的五角星在白光下亮得晃眼。但是一叶之秋已经不在了,就连那个把星星镶上去的人也早已离开。

躺在床上,纤长有力的手指紧紧地拽着身上的薄被,邱非狠狠地闭上双眼——明天醒来我还是那个我。


----------------------------------

最后还是不好意思把邱非小天使心里那句话写出来orz。。。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