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咩咩

预定的周叶漫本的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1768人生总是要有第一次的!!

#邱乔#夜非凡【上】

#今天洗碗的时候突然涌出来想写写师徒组/天使组的冲动

#原著向,剧情需要所以有邱→叶出没请注意

#努力不要太OOC

#看到名字应该就懂重要剧情都是在晚上发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

邱非第一次在赛场外遇到乔一帆是在第十赛季夏休期开始没多久。

新嘉世的小队长早在几天前就给队员们放了假,让大家趁机放松一下自挑战赛以来积累的劳累,而他自己却留在战队里继续整理队员的数据资料和为新赛季做准备。这项工作对邱非这个才成为一队之长没多久的少年来说还是有些艰难,尽管队里属他资历最老,但终究也从未登上过正式的荣耀赛场,更不用提资料整理之类的后勤事务了。

不会就学,那个人教出来的队伍里从来没有弱兵。邱非就这样咬着笔杆待在战队训练室里苦心研究,连嘉世大楼的门都没出过,直到今天。

邱非出门的原因很简单,储备粮吃光了。

夏休期不止队员放假,其他工作人员也一块享受难得的假期去了,其中就包括食堂的大叔大妈。当然以前的嘉世从来不曾有过如此冷清的时候,第九赛季拆卖前嘉世虽然有些落魄,但是战队和训练营的人数还是维持着正常水平,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加起来也是现在的好几倍,即使是夏休期,留在战队里的人也不少,食堂如此重要的后勤单位自然也得照常运营。

邱非的舌头灵活地拨弄着嘴里的柠檬糖,这是他能翻出来的最后一个可以食用的东西。七月的H市暑气旺盛,邱非强忍着低血糖和高温带来的不适穿过已经被烈日烤得有些发软的沥青路走进附近一家超市。

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鲜虾鱼板,老坛酸菜……邱非把货架上所有口味的泡面都拿了一个遍。他看着手推车里的泡面小山无奈地笑,以前那个人成天窝在训练室里用泡面打发三餐时自己还对他说过泡面吃多了不好,如今自己也变成了那样,难道这是成为一个合格的战队队长的必经之路?邱非自己也觉得这个想法有些无厘头,于是笑过之后又继续在狭窄的货架间扫荡。

提子饼干,杏仁饼干,果酱饼干,蛋黄萨琪玛,巧克力,柠檬糖被一一放在泡面的旁边,邱非又折回去拿了几盒速溶黑咖啡。关键道具收集完毕,剩下就是去找NPC交任务了。超市里人不算太多,但是每个收银台都排着队,邱非挑了一个人最少的队伍把购物车推了过去。

排头的老婆婆付了钱提着东西走了,排在邱非前面的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男生紧跟着把购物车里的东西堆到收银台上,邱非随意扫了一眼,都是些薯片瓜子之类的零食,还有几瓶可乐橙汁什么的。东西不多,应该不用等太久。邱非靠着购物车安心等待,之前吃下去的那颗柠檬糖的效果正在消褪,邱非的头又有点晕了。

“要塑料袋吗?”

“不用,我有环保袋。”

“好的,一共是七十六块三毛,请问有一块三毛或者两块钱的零钱吗?”

“好像有的,我找一找。”

前面传来窸窸窣窣翻找零钱的动静,紧接着是噼里啪啦硬币掉到地上的响声。邱非正好低着头,眼看着几个大大小小的硬币滚到他的脚边。助人为乐的好少年邱非顺势弯下腰把硬币捡起来,然而他刚直起身子还没来得及把钱递过去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邱非眼前一黑,失去意识之前他瞥见那个排在他前面的男生长着一张他认识的脸。

 

邱非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超市服务台旁边的长凳上,乔一帆坐在他旁边倒腾着手机。

“啊,邱队你醒了?”乔一帆见邱非试图起身,赶紧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扔,将邱非摁回板凳上,“你现在还不能动,再休息一会儿……”

邱非双腿还在发虚,被乔一帆轻轻一按就又坐了回去。邱非仰头闭上双眼,他是一百个不愿意遇到兴欣的人,其中最不愿意遇到的就是乔一帆。

邱非并不是讨厌乔一帆。这个比他年长不了几岁的前辈长得清爽秀气,人又温和低调,荣耀也打得不错,说实话应该算是相当讨人喜欢的那种类型,但是邱非就是不想在不必要的场合里见到他。理由太简单也太复杂。简单是因为答案的字数比【储备粮吃光了】还要少,复杂是因为其中蕴含的心情远不及【肚子饿】这种感觉单纯。

叶修,一切都是因为叶修。

那个曾经手把手指导过自己战法技巧的叶修,那个身上永远弥漫着一股辛辣烟草味道的叶修,那个只要能和他并肩战斗就算让自己做影子选手也心甘情愿的叶修,那个还没等自己出道就一声不响离开嘉世的叶修,那个在十区竞技场里一下就认出自己并且耐心地陪自己打了一场指导赛的叶修,那个带着一支东拼西凑出来的队伍在挑战赛里把自己和嘉世揍翻的叶修,那个用这么一支队伍一路打进季后赛又一路拿下了总冠军的叶修。

这每一个叶修都是邱非最尊敬的那一个叶修,也都是邱非最喜欢的那一个叶修。

因为喜欢,所以四年前的邱非一心想着能早一天正式成为他的队友和伙伴分担他的辛劳。

因为喜欢,所以新嘉世赢得挑战赛冠军重回联盟时邱非兴奋得连着几天都没睡好,那时他想,即使不是队友,但是至少我们还在同一片赛场上。

因为喜欢,所以在第二次得到叶修退役的消息时邱非甚至没意识到自己的嘴唇已经被咬破了,血液的甜腥完全无法盖过口腔中的苦涩。

因为喜欢,所以恨自己没能参与叶修最艰难的时光,所以也嫉妒那时陪在叶修身边的人。

乔一帆,一寸灰,君莫笑十区副本队里的固定成员,一个刺客转职的鬼剑士,一个叶修亲自教出来的鬼剑士。

其实兴欣的新人们就没有不是叶修亲自教出来的,其中还有一个和自己同样是战斗法师,可邱非偏偏对乔一帆在意得不行。究其原因,他自己觉得像唐柔、包荣兴、莫凡他们或勇猛或跳脱或耐心,个人风格太过强烈,唯独乔一帆,这个人对比赛的解读局势的把握战术的思路都和叶修无比契合。要变成这样所需要的时间有多长沟通交流有多少,邱非根本不敢仔细去想。

十七岁的少年所能做的也就只有把嫉妒埋在心底,可是一面对乔一帆,邱非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被那些负面情绪给绞碎了,尤其是在叶修离开了荣耀的现在。

 

“你朋友醒了啊?”一个貌似商场负责人的中年妇女打断了邱非的胡思乱想,她转向邱非念叨开来,”我说你们现在的小年轻真是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光吃泡面怎么能行啊?这长身体的时候营养跟不上危害可多了,你看你这不就低血糖晕了嘛。幸好你朋友反应快给你做了紧急治疗不然就危险了,低血糖也会出人命的你知不知道。”

“只是一点葡萄糖水而已……”乔一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啦,既然醒过来就说明没什么大碍。你这不是买了巧克力吗?先吃几块垫垫肚子,等会出去好好吃点东西,以后也别成天吃泡面,人是铁饭是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啊。”中年妇女又唠叨了一堆妈妈经才离开。

邱非拆开一包巧克力,掰了一块放进嘴里,又甜又苦的巧克力融化开来,化作能量传输到身体各处,邱非终于觉得好些了。

——不是还没排到我就晕了吗?这个巧克力是哪里来的?

邱非一脸疑惑地望向乔一帆,这个大男孩有些腼腆地开了口:“那个,我看你拿的都是吃的,所以就帮你买下来了,不然你醒来重新再去拿太麻烦了。”

“……谢谢。那一共多少钱?我还给你。”邱非说着就掏出了钱包。

“不、不用了,算我请你吧。”乔一帆虽然不是一线大神,兴欣的工资也不高,但是几十块钱的零食对他来说真算不上什么,况且邱非比他小,而且还是病人,乔一帆自然而然产生了照顾人的心情。

邱非见乔一帆执意不肯收钱,也就没有坚持,他又接着默默吃了几块巧克力。

“呃,邱队你现在能走吗?我送你回嘉世吧。”过了一会儿乔一帆关切地问。

“这样太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邱非活动了一下手脚,巧克力已经发挥了效果。

“不行,今天这么热,万一你又中暑了……反正也是顺路,不麻烦。”乔一帆不等邱非拒绝,把两人购买的东西一提,微笑着站起来等邱非做决定。

人家都热情成这样了还有什么理由可拒绝,无奈之下邱非只好跟着乔一帆走出超市。

邱非的那一袋东西虽然数量多但是都不重,乔一帆的那一袋虽然没几样但是几瓶饮料还是比较沉,邱非注意到他的手掌已经被勒出了一道红痕。

“我自己来提吧。”邱非伸手去拿购物袋却被乔一帆闪开了。

“没事儿,马上就到了。”乔一帆为了证实东西不重还特地把袋子举起来晃了几下。

说话间两人就走到了嘉世的大门前。

“嘉世就只剩你一个人?”乔一帆见邱非掏出钥匙打开反锁着的门,惊讶地问道。

“嗯,夏休大家都放假回家了。”邱非拿过自己的那个购物袋对乔一帆回以一个礼貌的笑容,“今天多谢你了,乔一帆前辈。”

“不客气,那个,邱队——”乔一帆顶住了快要关上的大门,“要不邱队你跟我一起去兴欣吃晚饭吧?你一个人的话……泡面吃多对身体不好。”见邱非没有回应乔一帆赶紧补充道,“上林苑离这边很近的,队里人也不多,虽然只是普通的炒菜什么的,不过总比泡面强。”

按理来说平时的邱非应该会毫不犹豫地拒绝这个邀请,但也许是低血糖的后遗症还影响着他的思维,又也许是上林苑这个叶修待了很长时间的地方诱惑太大,邱非点了点头,放下那一包零食,跟着乔一帆走了。

 -TBC-

====================================

 @装饰用的小铃铛 这篇当你今年明年后年大后年的生贺如何?【反正都是新生代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