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咩咩

预定的周叶漫本的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1768人生总是要有第一次的!!

#王叶#百粉点文#Treat and Trick

 @南球吹泡泡 当初(咳咳)点的单身爸爸

带了两个小天使一起玩~

正好遇到万圣节嘛~

非常简短的一发

==================================

Glory community虽然坐落在素有“天使之城”之称的洛杉矶,但是居民有半数以上都是华人,占据了地利人和的结果之一就是社区里一年到头都充满了节日气氛,远离家乡的游子们就连二十四节气都要小聚庆祝,更不用说祖国和当地的各种法定节日了。

和以往节日期间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不同,今天的街道虽然也挂了不少灯笼,但却隐隐透着一股子阴森的味道。

大概因为灯笼都是手工雕刻出来的歪歪扭扭面目“狰狞”的南瓜杰克吧,其实谁都知道这东西根本连五岁小孩儿都吓不到。

 

“——叮咚!”

门铃声倒是清脆依旧。

“来了!”乔一帆边往大门走边嘀咕,“谁这么晚了还有事啊……”

“——不给糖就捣蛋!!”大门打开时等候已久的小男孩开心地大喊出今晚的标准问候语。

男孩戴着尖尖的巫师帽,披着黑色的斗篷,一副地道的男巫打扮,除了手里握着的是一盏迷你南瓜灯而不是飞天扫帚。

“哎?英杰你怎么穿成这样?”乔一帆被竹马竹马的奇装异服吓了一跳,看到明晃晃的小南瓜灯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万圣节?”

“一帆你日子过晕头了吗?”高英杰撅起了小嘴,好友既然连节日都不记得那肯定也没有准备糖果和变装道具,他转头询问起身后的人,“爸爸,那我们还要恶作剧吗?”

乔一帆这才发现还有一个男巫妆扮的人站在好友后面,连忙打了个招呼:“王叔叔晚上好。”

王杰希慈爱地揉了揉乔一帆的脑袋,微笑道:“一帆怎么把节日忘了?英杰等你来玩等了一个下午呢。”

乔一帆对高英杰露出一个略带疲惫的笑容:“英杰抱歉,我爸爸这两天生病了,我忙着照顾他就把过节这事给忘记了。”

“叶叔叔生病了?!”高英杰紧张地握住乔一帆的双手,“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事儿,就是着凉发了烧,”乔一帆轻轻拍了拍好友的手背以示安抚,“吃了药今天下午温度已经降下来了。”

乔一帆说得轻松,王杰希却敏锐地捕捉到了男孩眼底的疲倦,这家里就这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让一个十二岁的小孩照顾病人好几天肯定非常辛苦,想到这王杰希又爱怜地摸了摸男孩的头:“我们进去探望一下叶叔叔好吗?”

“嗯,谢谢王叔叔和英杰关心。”说罢乔一帆便将一高一矮两个男巫迎进了家里。

 

“哟,老王,还有小高啊,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病号叶修裹着厚厚的被子窝在客厅的沙发里,嘴里叼着烟手里拿着游戏手柄。

“爸!你病还没好又抽烟!叫你多躺一会儿你又爬起来打游戏!”乔一帆看到自己父亲趁着自己去应门这点间隙都要偷烟抽气鼓鼓地一把将烟头抢下撅了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皱着眉头下达通牒,“爸!再这样明天不给你做早饭吃了!”

“老叶,既然病了就拿出点病人的样子来,一帆这么懂事能干,你还惹人家生气。”王杰希摘下自己的巫师帽放到茶几上,然后取走了叶修手里的游戏手柄,顺便摸了叶修的额头测试了温度,“确实不烧了,但是药不能停,多吃几次巩固一下。”

“吃了吃了,王大夫这是来出诊的吗?”生病只削弱了叶修的体力和精神,对他的嘴炮却没啥影响。

王杰希早已习惯了叶修的说话方式,没搭理他转而对旁边凑在一起玩南瓜灯的小男孩们开了口:“难得过万圣节,一帆和英杰一起去玩吧,叶叔叔交给我来照顾就好。”

“额……但是……”乔一帆犹豫起来,让邻居照顾生病的爸爸而自己去玩耍让他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是万圣节的吸引力又很大,乔一帆心里的小人摩拳擦掌准备开打了。

“叔叔可是医生哦,一帆不放心把爸爸交给叔叔吗?”王杰希一边解开斗篷的带子一边微笑道。

“一帆放心吧,大眼他不敢欺负我的。”叶修冲儿子摆了摆手,他深知这两天乔一帆的辛苦,趁这个机会出去放松一下也好。

“啊对了,要变装是吧?”叶修撑起身子,抽出一张白色的沙发罩递给乔一帆,“一秒钟变小幽灵。”

得到了双重保证以及爸爸提供的变装道具,小人儿顺利偃旗息鼓。乔一帆把沙发罩往身上一裹拿个小夹子夹住,就和小男巫手牵手一起出门要糖去了。

 

“所以说,小孩子闹腾的节日,你来做什么?”听到房门落锁的声音后叶修才将注意力转回面前的人身上。

“你都说了,出诊啊。”王杰希在叶修身边坐下,伸出一只手覆上了叶修的耳朵。

高热产生的粉红还残留在那里,其余的地方却泛着病态的苍白,皮肤在微凉的指腹下微微颤动,也许是因为嘴里没有东西叼着,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叶修不自觉地舔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留下一点零星的水光。

“王大夫,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号脉好像不是摸这里吧?”叶修挑了挑眉,眼尾细长上挑,嗓音是病人特有的那种闷调,几个字从喉咙滚过意外地像猫咪咕噜打呼。

“看病的方法因人而异。”王杰希情绪平稳得一点涟漪都没有,手里却轻轻地揉捏着叶修的耳骨,不时触摸一下耳垂的边缘,“这个方法,只用在你身上。”说罢他松开了被弄得更红的耳朵,扶住叶修的后脑勺,深深地吻了上去。

住同一个社区,孩子在同一个班上学,工作地点在同一个街区,一样是早年丧妻做着单身爸爸,就连别人问起孩子的姓怎么和爸爸不一样时的解释都差不多,有着如此相似的人生经历的两个人很难不熟悉起来。

熟悉之后,不知不觉间心里某块从未示人的角落就允许了对方的进入,等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让对方进到这么深了啊。

那还有什么理由不相爱?

那就爱吧。

相传爱情是灵药,既然能让毒舌和大小眼都变成可爱,也许也能治疗感冒发烧?

 

唇齿厮磨,舌头纠缠。

叶修觉得氧气快不够用了,王杰希像是要用舌头消灭掉他口腔里的感冒病毒一样来回舔舐着每一个角落,感冒发烧会让味觉变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触感却变得十倍的灵敏,一点摩擦就让他止不住地颤抖。肺里的氧气越来越少,身子里的体力逐渐被抽走,腿脚和腰软得像棉花,某个部位却硬得一塌糊涂,并且还在泌着液体,睡裤都被濡湿了一小块。

终于王杰希在叶修觉得他今天肯定是想先亲晕他再做一些这样那样湿哒哒黏糊糊的事情时放开了他,重获自由的病人一边大口呼吸一边擦着嘴角溢出的唾液还依旧不忘挑衅医生:“我去老王你真变态,对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号都下得去——”叶修顿了顿,“嘴。”

“这才几分钟你就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王杰希笑了笑,在叶修被吻得泛红的嘴唇上又啄了一口,“treat,”说着拉开睡裤的松紧带,微凉的大手握住那团藏不住的滚烫,湿热的舌头描摹着轻颤的耳廓,“and trick.”

=======================

为了我和南球的友谊,这样那样湿哒哒黏糊糊的事情就靠想象吧!【别揍

PS,私设大眼是医生,老叶是律师【说到毒舌律师就想到古美萌啊~~

评论(3)

热度(11)